小海多多胆

大四即将毕业美术生🦔,萌点比较奇怪,喜欢看电影和画风猎奇番,喜欢汤浅政明,几原邦彦,梅津泰臣,今敏,高畑勋,秋乃茉莉…追星方面是:易烊千玺,大张伟,王一博。来老福特主要是看看文,当朋友圈发,试着画一些原创小漫画,(正在尝试,前期可能有点简单粗糙,我会努力的!)开心最重要,也想记录下仅剩不多的大学时光。希望大家和和睦睦,天天开心❤️

想象学习是自己喜欢的人,一见到就紧张又激动,想要深入探索和挖掘,了解他的方方面面,学!爷还搞不定你!

范多胆,大多胆,易多胆??!全家大胆

好久没画了,画一个稀里糊涂荒唐的梦*<(¦Q[▓▓  呼呼呼。。。。

我有点担心你们是不是都是神????这是真的很符合我莫名其妙的性格了

背书的时候脑袋就像有个大洞,一个知识都兜不住(´;︵;`)

【妖怪小镇】哩哩啦啦海玉镇

小村官初到海玉镇

奇怪猫咪深夜小谈


“配料有什么要求吗?”

“不要葱花,其他正常。”

“好~”

荣树将整个身子埋进了毛茸茸的座椅里,今天的疲惫仿佛正顺着指尖流走。

“噗哈~真是不平凡的一天呀!”

荣树眨巴眨巴眼,思绪回到了出发前与海玉镇镇长的那通电话。

“喂——啊!你说什么!有年轻人愿意来咱们海玉镇帮忙!你不是在逗我吧?啊呀!真的呀!太好了太好了…”“诶老李我给你说…”


荣树捧着手机,听着电话那端镇长与众人的兴奋讨论,从身边拉过一个凳子,坐下来慢慢等,擦擦眼镜,摘摘衣服上的毛球。

过了快十分钟,电话那头的人们唠嗑结束满意离场,镇长才发现对方还等着他。


“喂,喂,啊呀太不好意思,看我这记性害。啊!你就是要来我们镇的小伙啊!哎哟!好好好!太欢迎!诶!你什么都不用带,我们这边都给你准备好了。到时候出车站我带乡亲们举大牌子等你,坐牛车回镇子里,保证没问题的!那就到时候见啦!”

结束通话,荣树看看手机。

“带着吧,也许会有用呢。”

“虽然人家那么说,还是不要太麻烦他们。”

荣树在大学期间几乎没置什么多余家当,整理一番,一个大行李箱正好装完。

想着海玉镇是热带小镇,荣树选了一件有雨滴图案的亚麻短袖和大裤衩叠放在椅子上。封了五感,满意睡去。

第二天很快到来了,即将第一次坐飞机的荣树很是兴奋。虽然作为妖精他也是可以飞行的,但是想象中,坐飞机是一种更优雅的方式,不像自己飞行需要运力,还要时刻观察妖力储备,如果飞得得意忘形妖力用光,直撅撅地掉下来,那可真是…太狼狈了。

“飞往海州的旅客请注意,我们抱歉的通知因目的地天气原因,您的航班将暂时延迟,请谅解。”

荣树看看满衣服上的雨滴图案欲哭无泪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广播通知终于可以登机了。

荣树欢欢喜喜地上了飞机,把周围好奇地瞧了个遍。

系好安全带,随着飞机在跑道不断加速,荣树心脏也开始砰砰砰。

“呼—”随着一阵失重感,荣树眼神开始恍惚

“诶—这就是—灰机—窝着么大舌头惹”

“啵啵啵啵啵啵”随着一串轻微的炸裂声,荣树惊恐地发现自己裸露的手臂上开了几朵小粉花。这是他身体的应激反应,从未体验过失重感的身体看来被吓得不轻。

“还好现在没开灯”荣树心想。

但很快,飞机上的灯亮了,在亮灯的瞬间,乘客们看到一个裹着毛毯的身影嗖地闪进厕所,关上了门。

在狭小的厕所,荣树轻声细语地安抚这些小花,看着他们慢慢地缩进皮肤。刚准备出去,飞机一个爬升,小花们又噼里啪啦的全出来了,和荣树面面相觑场面一度尴尬。

第一次坐飞机,荣树就这样在厕所间度过了。

但这也许是今天最舒适的环节了。

下了飞机已经是晚上10点,车站已经没有去海玉镇的车了。问了要下班的大爷,这里离海玉镇还有150公里左右。

“150公里,晚上人少,我小心点用妖力飞行应该也是可以的。”荣树心里盘算,跟大爷要到了一张宣传地图准备出发。

黑夜真是让人安心呀~就像一滴水融入大海,几乎是隐身了,荣树现出真身,飞得又快又稳很是畅快。

“我看看,好像快要拐弯了。”荣树掏出地图。

“啊呀太黑了看不清,对了,可以用手机灯照一下,我真是小聪明!”打着手机光,荣树边看边飞着。

下班的大爷骑着三轮车带着小孙女回家,一路上爷孙两有说有笑。

“苹苹,你怎么不说话了?”

“爷爷,我看到一棵穿衣服的树在飞…树杈上还挂个行李箱…”

“苹苹你又在开玩笑了。”

飞到一大半的时候,荣树发觉自己有点使不上力,“也许是飞机的反应有所残留?”

正在思索时,天上零星地飘了点雨,在衣服上留下几个湿点,没到一分钟,雨开始哗啦啦的下起来。潮湿的地图很快撕烂了。

“这可怎么办…”

“对了,大爷说海玉镇的房子,屋顶都是橘色的!”趁着还有妖力,荣树四处搜寻,终于看到了一小片隐隐的橘色。降落下来,化成人形。

这应该就是镇口,简简单单的在大石头上刻着“海玉镇”,石头旁边还竖着一块木牌。

“刻字也不用块好点的石头,上面好多窟窿。”荣树凑到木牌边上看了起来。“海玉镇:男103人,女86人,牛22头,鸡57只,狗18只,猫14只。”“嘿!这边户口办得可真精细。”拖着行李箱,荣树进了镇。

因为海的原因,这边昼夜温差真的很大,穿着被淋得透潮的短袖,荣树感觉自己就像个冰冷的傻蛋。

“一路上黑灯瞎火,应该快12点了,看来大家都不喜欢熬夜。今晚怎么住呀?镇长…对了差点忘记镇长他们了,这么晚应该早就回去了吧。”荣树望向远处,似乎看到了一点红红的光,定睛一看,没错!有一盏小红灯!一股热泪就要涌上眼眶,荣树用尽力气跑向了小红灯。迫不及待地拉开了门。

映入眼帘的景象让他睁圆双眼:一只大猫!一只正在数钱的大猫!荣树心想着什么情况,但暂时不该暴露自己,于是大呼小叫起来“啊啊啊!妖精!”猫咪抬眼看看他,有点无语,慢悠悠地说道:“很喜欢演戏呀,你不也是妖精吗。”荣树四下打量自己,并没有什么露马脚的地方呀?

“外面的小红灯,是只有妖精才能看到的。”

“而且,我第一次看到有人眼镜上有雾成那样还不用手去擦的,看来你还没有习惯你的眼镜呀。”

听到猫咪的话,荣树乖乖摘下来装饰性的眼镜。屋内很温暖,还有食物的香气。

“你这里是餐馆吧可以给我做碗汤吗?”

“已经打烊啦,而且食材也用完了。”

“拜托啦,我又冷又饿。”荣树说的话听起来可怜兮兮。

“咳,还剩点各种食材的杂碎,锅底还有点锅巴,如果你不介意,就用这些可以吗?”

“嗯嗯,完全可以,真是善良的猫咪~”荣树拍手称赞。

猫咪搅拌着热汤回头细细打量荣树。

“不过,你是什么妖精呀?我没太看出来,但是看到你总是忍不住想挠你。”

“…”

“…我是树精”

“…哦…怪不得…哈哈哈尴尬”

“…”

“配料有什么要求吗?”

“不要葱花,其他正常。”

“好~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【妖怪小镇】哩哩啦啦海玉镇

树爷爷改名树洞君

莽荣树签名海玉镇


“同学们!各位大学生村官们!我为你们的选择感到骄傲!你们是新时代下共同致富的引路人!希望你们可以带领着村民开拓新的疆土!往幸福的方向启航!小镇的未来就交到你们手上啦!同学们,加油!”乡镇领导在屋内的热情发言获得了在座学生们的鼓掌回应。

其中一人,掌声热烈而持久,随着声音看过去,角落里坐着一个文文弱弱的男生,带着个木框眼镜,穿了件卡其色厚毛衣,脸颊红扑扑眼睛里闪着憧憬的光,不知他是兴奋还是热了。

不管怎么样,领导还是向他投来了赞许的目光。


上任前的会议结束了,大家陆陆续续离开,只剩荣树在座位上。他摘下装饰性的眼镜,看看四下无人,伸了个大大的懒腰,身体咔咔作响,脑袋顶上噗噗噗冒出了几片叶子。

(是咯,这就是我们的主角啦。)



“这榕树长这么大,怕不是要成精了!”学校的老师们经过榕树总是这样感叹。“早就成精咯,再过个六年我就终于能够离开土壤啦。我真是呆得够够的了。”荣树心里默默想着。他在这里已经待了六百六十年了。原先这里是一座小学,看着孩子们在操场做早操,在他身上爬上爬下,打打闹闹,身为一个年轻的妖精,也不由自主地泛起如山的父爱光辉,感觉就这样生活下去也是不错的。

但是好景不长,过了几十年,这所小学被合并搬迁了,在原地重新建起了一所女子中学。被小学生们一直称作“树爷爷”的荣树,有了新的称呼“树洞君”。这个称呼年轻又温柔,荣树心中默默欣喜。

中学女生的心思细密纠结,在这种年纪,很多东西都像野草一样疯狂生长,各式各样的欲望,若有若无的才情,旺盛又多变的情绪,复杂纠缠的关系,这些东西也许那些女生自己也说不清。

荣树只是伫立在那里,看着许多少女陆陆续续地来到过他的脚边,向他倾诉秘密,烦恼,或者仅仅是获得一些平静。荣树脚下的每一寸土里,都埋藏了太多少女的秘密或回忆,她们叫它“时光胶囊”,“百宝箱”。

被动地接收了太多秘密,荣树慢慢获得了一种能力:能够听到周围人的心声。之后的每一天,在女校的日子都仿佛是一种折磨。

内心戏超多的女生们来来往往,就好像宫斗剧偶像剧魔法少女动漫在同时播出,偶尔有老师们路过,又不得不再听狗血的家庭剧出轨剧重生剧刑侦剧…

每每疲累不堪想要睡个长觉,荣树总会把五感暂时封住。这种大胆的做法也许很少有妖精尝试吧。幽深安静的黑暗,却能给荣树巨大的安全感。

修炼结束的那个夜晚,月亮前所未有的皎洁庞大,月光撒在荣树上,银光闪闪,耀耀生辉,荣树感觉体内变得沸腾,仿佛有许多气,轻轻向上一蹦,听到了类似绳索断掉的“咔嚓”一声。

他终于可以动了!(感天动地来自树精的眼泪)

化成青年模样的荣树很快开启了他的大学生涯,作为妖精,人类的知识并不用花许多精力。更多的时间,荣树花在了各种运动社团上。

游泳社,荣树:哇哇哇

篮球社,荣树:哇哇哇

滑板社,荣树:哇哇哇!

…六百六十六年,可憋死他了。

大学时光开心地穿梭在各个社团间,期间,荣树有幸收到了两三女生暗戳戳的心意,但是在女校的经历让他对女生暂时敬而远之,乐呵呵地和男生们玩到了毕业。

荣树想考大学生村官的理由很简单:乡下人少安静。听起来也是个为民造福的光荣岗位,那就干吧!笔试面试一路轻轻松松到了第一,可以优先选择想去的乡镇。荣树翻看着资料觉得都差不多,周围同事的心声从四面八方挤过来

“哎呀,谁会选海玉镇啊。”

“赶紧来个傻蛋把海玉镇选走吧。”

“我是最后一名,保佑,保佑,最后不要把海玉镇留给我呀。”

……

“海玉镇?”

荣树翻出资料,一张美丽的南国风情小镇图片映入眼帘。“很不错呀?为什么不去”他竖起耳朵又仔细听听“海玉镇几乎与外界隔绝,连网都不通!这可怎么活!”“一个镇上只有三台座机,路上坐牛车,这是原始人吧。”

原来是因为这个,荣树想,我倒是不太依赖网络,这里风景最好,投眼缘,就是它了!

掏出签字笔,在海玉镇的资料上端端正正地签上了自己名字:荣树。

周围一瞬间鸦雀无声,短暂的几秒后便是兴奋的小声交谈。

“善良的傻蛋,出现了。”



如果你看到这里,给你一个大大的空气抱抱。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写文,各种别别扭扭希望大家谅解。同时,也非常希望有人可以提一提宝贵意见呀。

这次的妖怪小镇我的方向是轻松日常向,树妖精村官带领镇上的人们开展新生活,海玉镇里有来养老的妖精大佬,茶余饭后唠嗑时吹吹自己年轻时的雄姿,有大风大浪之后人淡如菊的老年组,还有大大咧咧撩猫逗狗的捣蛋小鬼们,间接有坏蛋登场,但是没有人会有坏结局。边想边写啦。